您所在位置: > > 华南在线首页 > 汽车 正文

贾跃亭再提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 业内人士:只为掏空FF曲线套现
2018-11-13 17:43:22 来源: 评论:0 点击:

  11月12日,恒大健康(HK.0708)发布公告,贾跃亭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申请,要求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。这已经是贾跃亭第二次向仲裁庭申请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,此前申请已被驳回。

  11月7日晚间,恒大健康发布公告表示,恒大健康全资子公司时颖将对贾跃亭和合资公司 Smart King 提出仲裁全面反诉,要求贾跃亭和合资公司履行合约。

  恒大健康称,贾跃亭及和合资公司强行赶走时颖委派的出纳员、强行阻止时颖财务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,造成时颖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。按照股东协议,时颖有权进行财务审查并向合资公司委派出纳员,同时约定如果出纳员七天不签字即视为同意付款。

  据了解,因合资公司拒绝提供财务资料及相关文件,时颖委任的合资公司的董事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出诉讼。

  针对恒大的诉讼,FF发布声明称,公司一直有定期向恒大提供月度财务报告,恒大对于FF的财务状况和资金规划也一直了如指掌,而FF之所以赶走恒大出纳,是因为恒大单方面违约所致。

  双方的各执一词让事情变得扑朔迷离。据知情人透露,FF此前提供的财务报表完全不符合财务报告标准,主要为支出大项、资金需求依据等概括性数据,缺乏具体使用明细。并且FF至今尚未向恒大提供2017及2018年上半年的审计报表。

  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毛鹏律师表示,现在双方的纠纷正在仲裁阶段,在结果未出之前,恒大的股东权益依然受到法律保护,继续享有财务审查以及向FF委派出纳员的权利。

  此番诉讼将为FF的发展再添变数。此前,FF屡次传出融资消息,但融资规模以及支付方式都尚未落定。在对外融资的燃眉之急尚未解决之际,FF公司内部再生事端,降薪、裁员、离职等风波接踵而至。

  失去了恒大支持的贾跃亭和FF正陷入空前绝境,造车梦能够继续,目前看来,仍是困难重重。

  FF面临内忧外患

  事实上,过去一个月,围绕着资金问题,恒大和FF相互过招,你来我往。

  所有的纠纷都源自于一则公告的曝光。10月7日晚间,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,FF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在2月内耗尽恒大健康提供的8亿美元后,又向恒大健康提出提前支付7亿美元,恒大健康表示可在满足既定条件的情况下支付7亿美元。在获得新融资未果后,贾跃亭方面单方面撕毁协议,并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,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,并解除所有协议。

  10月底,仲裁结果出炉。恒大健康方面表示,仲裁驳回了贾跃亭提出的彻底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的申请,并于较早驳回其突然提出的解除Season Smart资产抵押权的申请。同意其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。 FF方面强调,其被允许获得了融资资格 。

  于是,被允许获得不超过5亿美元融资额度的FF正在急迫地寻求下一位投资人。

  据财联社报道,仲裁结果出炉后,贾跃亭接洽了新融资方,包括红杉资本和某中东基金,但是洽谈并不顺利。

  日前,FF声称已经正式签约美国投资银行Stifel(斯提夫尔)。根据资料显示,Stifel只是北美排名末端的中小型投行,规模不足高盛集团1/22,服务对象主要是个人及小型公司,距离FF的融资要求相距甚远。

  事实上,在对外融资事项尚未明朗之时,FF公司内部变动频繁。

  10月22日,FF以内部信形式宣布公司陷入短暂现金流困难,将采取临时措施。具体为,对今年5月1日后加入法拉第未来的员工于11月和12月停薪留职,对5月1日前加入的员工保留其职位,推动FF91量产交付工作,但是工资需要临时下调。

  公司的人事动荡逐渐向高层蔓延。根据国外媒体报道,FF全球制造高级副总裁Dag Reckhorn已经离职,而这也是五大外籍高管中最后一位离开的。2014年,贾跃创立FF之初,组建了五名外籍高管团队,随着多位外籍高层的悉数辞职,整个团队已经分崩离析,目前只剩下贾跃亭孤军奋战。

  在采取了一系列裁员、减薪等措施之后,FF内部财务管理上的漏洞也随之暴露出来。

  一位FF前员工曾透露,FF的账本和记录都很混乱,缺少专门的规范化流程,甚至缺少必要的授权体系。

  2016年,毕马威曾试图对FF的财务情况进行审计。但是,因为FF账目混乱、记录不清,毕马威花了半年的时间,依然无法对流入资金进行债务分配,最后不得不与FF解除合同。 同年底,前宝马全球CFO斯蒂凡· 克劳斯(Stefan Krause)加盟FF,其后也因无法建立独立的财务风控体系而离职。

  信用破产的商业生涯

  事实上,专权以及混乱的财务风格在贾跃亭身上屡见不鲜。据前乐视一位中层回忆,“贾跃亭掌舵乐视系期间,在资金使用上有着绝对的话语权,通过在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之间任意腾挪资金。”

  在2015年期间,贾跃亭通过减持和股权转让方式,从乐视网(300104,股吧)套现上百亿。事实上,这部分钱只有少部分用于公司经营。随后,乐视系被爆资金短缺,欠下包括上述上海启程月明投资合伙企业在内大量债务。

  而贾跃亭出走美国,让债权人陷入讨债无门的窘境,部分公司开启了漫长的越洋讨债之路,上海启程月明投资合伙企业还向加州联邦地区法院提交了请愿书,要求法院根据《纽约公约》承认并执行该项仲裁裁决。

  北京市盈科(深圳)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郑绪华向记者表示,除了跨洋诉讼,债权人可以在国内提起诉讼,向债务人所在的国家寻求司法协助,让其认定司法结果并帮助执行判决结果。

  有法律人士分析,按照开曼群岛的相关法律规定,若贾跃亭的债权人在中国境内胜诉,便可以到开曼群岛大法院申请执行。法院可以通过处置贾跃亭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股权及资产偿还欠债。

  曾8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贾跃亭,在其商业生涯中,也屡次上演出尔反尔、损害股东权益的剧情。

  2017年1月,乐视系深陷资金困境,地产商孙宏斌伸出援手并带领融创以150亿元资金进驻乐视系。就在半年后,2017年7月,贾跃亭辞去所有职务,出走美国,将满目疮痍的乐视留给孙宏斌。而在今年3月融创召开的业绩会发布会上,孙宏斌承认了150亿元的投资失败。

  因投资乐视而血亏的孙宏斌近日通过法律手段成功追回欠款约5.3亿元,目前仍有2.6亿元欠款尚未追回。

  在国内信用破产的贾跃亭试图依靠自己的新能源汽车品牌FF来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,然后,资金危机再次出现。此时,恒大出现了。

  2018年6月25日,恒大健康公告称,恒大集团以67.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%股份,从而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%的股权,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,这意味,恒大正式入主FF。

  在合作之初,恒大就与贾跃亭签订了对赌协议。恒大授予贾跃亭“1股10票”的投票权。上述投票权结构有一个前提条件,FF91需要在2018年年底前实现量产,否则贾跃亭将会失去对FF的控制权。

  而在限期到来前夕,在造车方面并没有实质性进展的贾跃亭方面为争夺控制权,单方面撕毁合约,提出再融资的需求,将公司再次推入僵局。

  事实上,新能源汽车领域一直是恒大战略布局中的重要一环,在今年更是动作频频,除了6月份收购FF之外,恒大集团在9月23日宣布,将以144.9亿元持股40.964%,成为广汇集团第二大股东。双方将在汽车销售、能源、地产、物流等领域开展全面战略合作。

  多位投资人纷纷离去,融资事宜尚未明朗,公司内部变动混乱频繁,陷入多重困境的贾跃挺如何挽救命悬一线的FF,目前看来仍需打上问号。

  声明: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信息分享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如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

上一篇:2018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年会暨展览会圆满落幕
下一篇:大众CEO赫伯特迪斯透露他们准备生产5000万辆电动汽车